東岳大帝審鬼.jpg

閻羅王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民國三年,章太炎先生因為不滿袁世凱想要復闢稱帝,而被被袁世凱軟禁在北平的龍泉寺。而因此失去自由,章太炎先生則在龍泉寺被軟禁期間,所發生的一則令人稱奇的遭遇。

 

章太炎每晚在睡夢中朦朧間,就發現冥府地界請鬼差邀請他至地府,幫助東獄大帝攝理和判斷獄事。

 

章太炎則說:每每夜裡睡夢朦朧之間,即見有公差和馬車,不管我願意與否鬼差直接把我接上馬車,然後到一座大府衙邸中,則左右鬼差擁著我升堂審判,有些我覺得應是地府判官的人,拿著許多線裝文簿,要我署名並且詳細校看有無錯繆之處,這些公文我覺得即是生死簿與罪狀,外表與一般政府機關的檔沒什麼差異,所以我辦起來也不覺得困難。

 

則公事辦完後,鬼差輿馬送回自己的被囚禁的龍泉寺。

 

章太炎也在夢裡問鬼役文武判官,為何我章某人可以來這陰間幫忙辦差,鬼役與文武判官則一同回答:「章生不必心起疑惑,唯有忌惡如仇而且功德尚稱清淨,則東獄大帝[泰山府君]會延請這樣的人物,幫忙審理陰間判決。」

 

時間飛快的過去就這樣半年有餘,章太炎他身心疲憊,心中暗自決定不願意再到冥間去,但天不從人願夜晚子時一刻,他便不能自己的,被鬼役文武判官擁護而去,爾後袁世凱讓他恢復自由之身後,前往上海。才停止夜夜遊歷陰間。

 

章太炎經此冥府遊歷後,在民國五年三月寫信,請黃宗仰[鳥目山僧]宗仰和尚開解這個遭遇。當時候,章太炎先生在信中寫著:「宗仰上人這麼快就回覆,讓我神氣為開,之前所詢問關於我夜生幻夢之事,疑惑不解去信告知,請上人開解一番。」

 

章太炎信中這麼寫著:「去年十二月初某天晚上,我夢見有一人手持拜帖,邀請我去吃午飯,閱其拜帖,才知東主是王鍪(王,震澤人,明武宗賢相)。我隨著來人走至門外,驚覺外頭早已備好馬車。」

 

章太炎便乘坐車輿,至王家去赴宴。在王府宅邸中,王鍪準備了很豐盛的菜色來招待章太炎,宴會席上的還有數名陪宴的賓客,中有,印度人、歐洲人、澳洲人等等外國人士,宴會中,每個人都有名號牌和邀請帖。

 

「漢人當中,邀請出席的有夏侯玄和梅堯臣。章太炎問王鍪說我們並不熟識也無杯酒言歡過,邀請我來這宴會,是有什麼事情呢?王鍪說,想邀章先生同去處理冥府的簿書刑事。王鍪說,梅堯臣任總檢察,其他人與我都是裁判官,這九人來主持世界五洲的刑事,而我王鍪和他則主理亞東的案子。」

 

章太炎信中寫道,章太炎又問王鍪:「生與死是由壽量來定,遂以輪迴感召業力所牽的,梵王大自在天,尚不能為其主宰來去,何況你我等人,怎能去為他人判別呢?」

 

這時,梅堯臣先生就回答說:「生死輪迴,原就沒能主宰的人,我們在冥府裡聆聽審理判決,爾後才差人去陽世將被告一方與被傳招的人召來受審理和對質。被傳訊的人,不一定會死亡,但定罪逮捕的人就會在塵世間馬上變成一具死屍並且入冥府歸案。」

 

梅堯臣先生還說道︰

這些被鬼差逮捕回冥府的幽魂在接受到審判和定罪後,要一直受苦到刑期結束才能獲得重獲新生;回歸冥府它們又會按自己的業果投生到六道去。投胎轉世到那裡去,也不是由我們來做主的。

 

章太炎在來信中表示,他覺得這樣的審判,感覺頗合乎佛法道理,但又與世間傳說的燄摩天主宰輪迴生死不盡相同。

 二殿楚江王.jpg 五殿閻王.jpg

所以章太炎又問眾人:「那麼這塵世間說冥府的鐵床銅柱之刑?是誰去給予這種刑法的?」

 

眾人回答說:「這冥府本就沒有制訂律法的人,我們眾人邀請委任,也是閻浮提眾人的推舉,並不是何人的有將這個事務推派給我們眾人。冥間所採用的律法,皆參考漢、唐、明、清及遠西日本眾國的刑法律法,但這中間沒有釘床銅柱這一種的刑責。」

 

眾人重申,罪孽深重的鬼魂,會被禁錮一劫,就算段期監禁的也會被關上百年以上,而笞杖和死刑,都是冥府所摒棄不願意用的。

 

眾人還說:「我們當初也懷疑是鬼差獄卒私下對受刑的鬼魂施以私刑,用釘床銅柱來凌虐和欺壓鬼魂,另外也曾經遣人去蒐證,但確是查無此事。問過受刑期滿的鬼魂,它們都說受過這種釘床銅柱炮烙刑罰的傷痛。」

 

章太炎說:「冥府鬼差若動用私刑,不是靠一般巡查便能知曉,我章太炎跟大家一起,一同將這種私刑鏟除?」王鍪眾人異口同聲說:「很好,這也是眾人的心願。」

 

次話說完,大家便各自散去。

玥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