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洲地獄.jpg

 

章太炎大夢初醒,對於夢中境界歷歷在目,好不逼真,結果隔日過後他又再次夢見到冥府鬼差來擁護,到地府辦理公務,而後夜夜同樣沒有差錯。

 

章太炎說,吾所判定的無重大刑案,但是詐欺謀殺取財械鬥的案子居多。

而夜夜幫忙審理的案件也都是這些居多。

 

但在日曜之夜(星期日日曜日),卻會有休息的時刻不會有夢。

 

一夜夜的過去了,章太炎對於白天軟禁而夜間夢迴於冥府感到非常疲累,由第一次鬼差來迎接爾後至今這一個月,章太炎終於身心俱,股無辦法休息就寫了一封假單,然後堂前焚之。

 

冥府鬼差好像真有收到,這告假信焚後當晚一叫到天亮好不舒服,但這第二日,夜裡鬼差又來擁護!

 

夢境一直不斷 直到章太炎寫信給宗仰和尚那天,已有4個月之久。

 

章太炎來信不斷強調:「吾在地府之時日,吾因懷疑鬼差獄卒對這等罪魂動用私刑,下令曾在一日之內,將牢獄所有的獄卒撤換。但再次問被監禁的鬼魂時,眾鬼魂還是同說依然受到鐵床柱炮烙刑責之苦沒有減輕。」

 

擋下問眾鬼魂此刑具在哪?眾鬼竟當下指證歷歷說鐵床銅柱的刑具就在自己的眼前。

 

可是其他審判之人,連章太炎本人皆無看見。

 

章太炎說,他回歸陽世時,當下即明瞭這一切,便全然了解此事來龍去脈;古來佛典有所記載,這是個人因果業力所化現,這在中陰的世界本就沒有能指使私刑的人,鬼魂所感受的一切,其實就是反照他們還在陽世所造一切善惡所顯現出來的。

 

章太炎他也了解到,夜晚所造夢,也是日間習氣業力感召、夜間成熟而所行使。

 

雖感一切虛幻但卻扔然感到夢中實有。

 

「今年春之時,我聽到參藥能安五內,就去買來服之,晚飯之後,靜坐內觀半個時辰,想要擺脫這個夢但卻徒勞無功。」

 

吾心中自明,見一切相皆是虛妄,卻苦無辦法可以擺脫去冥府當差去的這個夢境,章太炎說道,由我自身心中瞋念很深很深的關係所以無法脫出此夢。”

 

「要我這樣的人,一生之中常常會遇有不平之事,由我三歲之時,便常遭到苦難,而在京師的患難舊友之中,剃除幾個較親近的學生之餘,他人衡量現實地拋棄了我,人情冷暖真是分明啊!」

 

「而現今國家動盪國勢政策上面變化很大,更使我心中的瞋恨之心不斷增加。因這樣的嗔恨的業果感召,才會得到這樣管理冥府的燄摩權勢地位,而我平心自想內心觀照,要平瞋念就只有靠慈悲之心了。」

 

「慈悲之心觀照在佛典涅槃經中有云,此經雖然有解釋它的含意,但卻苦無實修之法,我打自這些天以來更不知如何去息滅瞋火呢,吾相信宗仰上人您,定可教導吾學習這等法要。」

玥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