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陸講學3  

許多學生常常來跟玥灃說:「拜入門學習以後,常常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好事,許多壞事也都在不知不覺之中消弭,自己對於自己也更加有信心!」

 

玥灃常常笑笑的說:「一切都是你們自己的努力、你們完全的相信,所以祖師就會完全的保佑!我不過是個引路人罷了…」

 

許多人在入門以後常常會覺得我們的上課方法很奇怪,有時後會要求學生學會唱歌、有時候又要學生去看電影、到飲料店點個冷飲坐一下午…,好像常常不務正業的上課!

 

玥灃只問一句:「你們經過這些訓練以後,對於人生是不是多了更多體會?對於命理的深度是不是更上層樓?」

 

到目前為止,每個畢業的學生再回頭看當初所做的事情,都覺得富有許多禪義在裡面…。

 

玥灃常說:「命盤是死的,不過就是一張紙和一堆文字的組合,只有深入人群、體會人生,你才有辦法真正抓住命盤的精髓,一樣是五行,我有深入人心,你看的一定和我看的不一樣!」

 

訓練是很很辛苦的,尤其在不完全信任老師的狀況之下…

 

在玥灃的教學經驗中,每個學生都能夠成就大器,但因為信任度不同的關係,在學習的過程之中,一些學生就會產生出許多情緒出來!

 

而這些不必要的情緒,就會阻攔學習的道路。

 

不是阻礙卻變成阻礙、阻礙卻反而成為進步的動力!

 

玥灃說過很多次,紫陽門是正統的師徒傳承,不是一般的補習班,我們的方法其實很正常,但在這個不正常的時代反而變成了不正常了…

 

跟大家談個故事吧

 

人人都知道陳靖姑的故事,可是卻少有人知道,在陳靖姑進入閭山拜師學藝之前他已經有兩個師兄在裡面學藝,此兩人就叫做張沙和柳源。

 

陳靖姑天資聰穎,入門以後深得許真人的喜愛,傳授給陳靖姑許許多多的道法,但是讓陳靖姑覺得奇怪的是,他的兩位師兄每天都只有舂米和打掃內外以及做一些雜事,從來都沒有學習過道法,他的師父也從來不傳授他們道法!

 

有天,陳靖姑實在忍不住內心的好奇,跑去找他這兩位師兄!

 

陳靖姑:師兄,請問一下,我常常看到你們整天在舂米,怎麼都沒看到你們在修煉法術啊?

 

張沙和柳源:師妹,你這個問題,問得很好,因為這個問題我們也不知道…

 

陳靖姑:……

 

張沙和柳源:想當初,因為我們家鄉有個惡霸,仗了一身的妖法危害鄉里,為了要對抗這個惡霸,我們來帶到了名震天下的許真人門下,本以為可以學到許多的法術,回去對治那個惡霸,可是來這邊已經超過三年,結果什麼都沒有學到!

 

陳靖姑:是嗎?可是我來這邊才三個月,師父至少教了我三百套的法術…

 

張沙:我覺得師父一定藏私,為什麼我們兩個只有學到舂米,師妹卻能學到真正的法術!

 

柳源:張兄,你說錯了,師父哪有藏私,師父那個叫做什麼都沒教!

 

張沙和柳源跟陳靖姑聊完天以後,深深地感覺到不公平,兩人覺得師父只是把他們當作免費勞工,什麼都不想教他們,決定當天晚上就跟師父辭行!

 

張沙和柳源:師父,我們兩個想要下山了!

 

許真人:你們確定嗎?

 

張沙和柳源重重地點了頭:我們確定!

 

許真人:好,你們要下山可以,那個舂米的工具一臼二杵就送給你們兩個吧!

 

張沙和柳源:好,謝謝師父多年的照顧

 

(張沙和柳源心裡想,我覺得真的被裝孝仔了,什麼都沒學到就算了,還要帶這麼重的東西回家,回去不只無法降伏惡霸,還要被鄰里鄉親笑死!)

 

張沙:我深深地感覺到,我們是白痴…

 

柳源:算了啦,反正一離開山門,這東西馬上丟掉,管他的…

 

一離開山門,張沙和柳源就把一臼二杵往一個山谷丟下,沒想到一丟下去,山下頓時雷聲滾滾,許多天雷勾動了地火,三個舂米的工具整個飛了起來,所到之處一片狼藉…!

 

張沙:柳兄,師父給我們的不是普通的舂米工具,那是威力其大的法寶啊…

 

柳源:廢話,我當然知道,還不快追…

 

張沙和柳源拔腿大跑,趕緊往舂米工具飛的方向跑,結果發現工具就在眼前,可是卻上飛下飛就是不給他們兩人拿到,兩個人追的筋疲力盡,手掌和全身也都磨出了許多的傷口…。

 

最後終於抓到了那三樣工具,兩人累的坐在地上,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全身感覺到疼痛…,兩人將手掌拿起來一看:不得了,那些裂縫全變成了眼睛,足足有十幾顆眼睛,還能一眨一眨的!

 

柳源:張兄,怎辦?

 

張沙:我現在深深發覺,全世界最白痴的人就是我們兩個,走吧,回山吧!

 

兩人又走了好幾天的路,終於回到了閭山大門,幫他們開門的是他們的小師妹陳靖姑!

 

陳靖姑:兩位師兄,你們不是下山了嗎?怎麼這麼狼狽的走回來?全身還長滿了眼睛?

 

張沙:別說了,快帶我們去找師父吧!

 

許真人坐在蒲團上,壇前的水沉裊裊升空,他知道兩人已經進來,卻什麼也沒有說。

 

張沙和柳源跪在地上:師父,我們錯了,我們不該懷疑師父,我們更不該批評師父,最後還放棄了師父最後給我們的機會,我們現在真的知道錯了!

 

許真人:你們做什麼,為師都知道的一清二楚,但是你們只喜歡用你們的思維做事情,你們只能看到現在,又怎能看到過去和未來?你們甚至連現在,連你們自己都看不清楚,你們又憑甚麼知道你們想的和做的是對的?而且你們真的知道錯了嗎?什麼是對?什麼是錯?你們又真的搞清楚了嗎?

 

張沙:可是…為什麼小師妹可以學到那麼多法術,我們就要做免費勞工?

 

許真人:你們回來,僅是因為法器的力量無邊,對於我,你們還是深深地懷疑,對吧!?

 

張沙和柳源點了點頭!

 

許真人:好吧!我就說給你們聽吧!

 

首先,不同的人在修道的路上必須選擇不同的道路,你們對於修道的體悟和方法本來就和你們的師妹不同,我如果要教你們三百種道法,你們恐怕連一種都學不會,這輩子學不會、下輩子學不會、之後一樣要落入學不會的輪迴!

 

道法本來就不須多,貴在一個精字上,你們在舂米的時候,難道都沒有感覺什麼異樣嗎?

 

張沙:難道…

 

許真人微笑道:舂米工具都是你們在用,法力的灌注和加持也都是你們的功夫,我只是教導你們舂米,難道舂米不能是修煉?難道你們的工具威力有遜於任何一個派別的道士?難道你們的法術會輸給你們的小師妹?

 

柳源:那為什麼不只教小師妹舂米,要教他那麼多?

 

張沙:別傻了,師父講的你還不懂嗎?教小師妹舂米,他最後也就只會舂米而學不會道法,但是教我們道法,我們最後還是只會舂米而學不會道法!

 

許真人:你說對了!因為每個人的天資不同、接受度不同、學習的方法不一樣,使命更有所不同,有人的使命是傳承,有人使命是運用,這道理你怎麼還想不懂?

 

許真人接著說:靖姑,你進來,說說你的想法!你覺得法術的修煉如何可以成就?

 

陳靖姑慢慢的走入大廳,他說道:我覺得力量來自於對於老師以及祖師的信任,接著才是來自於自己的努力和執著,當你們很有信心並且照著老師所教導的在舂米,那你就會自然而然進入修煉,只是修煉得不知不覺而已。

 

我曾經思考過師父教給你們的舂米方法,你知道嗎?你們在舂米的過程中,許多氣血的運行跟我在練習的功法並無兩樣,只是老師換一個方法來教你們而已!

 

張沙和柳源再度跪在地上:師父,這次我們真的懂了!

 

許真人:起來吧!你們全身和手上的傷,你們往天上照看看、往地上照看看…

 

張沙和柳源照著許真人所言,將手往上照,天宮和天上的一切美妙景物都浮現於腦海。

 

將手往下一照,地府的冷熱孤寂又跑進了他們的腦海。

 

將全身眼睛張開,大千世界的一切完全進入腦海…!

 

許真人:看透一切、瞭解一切,而且擁有破壞和鎮守一切的力量,你們終於度過最後的難關,總算是可以畢業啦!

 

張沙和柳源第三次跪在地上:感謝師父的指導,我們願意永遠守護山門,並且庇護後世弟子!

 

玥灃:

各位,看完這些故事,有沒有什麼體會?

信心來自於何處?力量又源自於哪裡?

這些道理,千年以來都不曾改變,但是各位的心可有改變?

玥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